• 2011-04-18

    Berlin / April 06, 2011 / 《好人》/《神女峰》/海子

    今晚看賈樟柯的電影《三峽好人》,不由想起舒婷的《神女峰》。
     
    在向你揮舞的各色花帕中
    是誰的手突然收回
    緊緊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當人們四散而去,誰
    還站在船尾
    衣群漫飛,如翻湧不息的雲
    … …
     
    只有女作家才能寫得那麼細緻唯美,最喜歡的還是:
     
    “與其在懸崖上展覽千年
    不如在愛人肩頭痛哭一晚”
     
    八十年代的詩,不知還有幾人依然記得。賈的電影中沒有那麼詩意的描繪,“這是一個不需要詩歌的年代”。這片江邊的風景變得骯臟、嘈雜、暴力、庸俗、失去色彩、遭遇脫水… “一個兩千年的城市,說沒有就沒有了…”文化變得和塗上“拆”字的牆一樣,chishenluoti被一群暴力包圍。
    那座超現實的怪樓騰空而飛起,冒出火焰的後座。猶如“泉水白白流淌,花朵為誰開放”式的問號。
     
    4月6日

     

    版权归属 hesign,转载必须注目出处
    copyright hesign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