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12-06

    Hong Kong / December, 2011 / 香港文匯報專訪-何見平:「設計師不能樹立『為富作倀』的形象」

    何見平:「設計師不能樹立『為富作倀』的形象」
    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伍麗微

    何見平以德國作為起點,先後在柏林、上海、杭州設立工作室,是享譽東西方設計界的平面設計師。柏林是一個很有魅力的地方,既保留了德國保守的文化傳統,又是一個能夠包容190個國家的移民的城市。柏林影響他甚深,他在這裡找到了屬於自己的路,亦讓他重新思考本土的文化,培養出獨特的審美觀。「我先在柏林念藝術,然後被聘為大學教師,工作了7年,在感受到多元文化的魅力之餘亦漸漸意識到大學工作不如自由設計師可以表達自己的價值。隔著半個地球,我更能沉澱於本土文化的理解和思考,我覺得我的設計思想裡,很多營養來自中國文化,如入世哲學、三省自身、雋永含蓄等,間接鍛造了自己的審美觀。」德國人對獨立思考的尊重這一特質特別吸引何見平,這亦是他為甚麼選擇德國作為設計起點的原因。


    東西設計風格不一

    何見平很重視一個地方的歷史脈絡,因為德國的平面設計可以按時間分得很清楚,如戰後以Max Huber和Otl Aicher為代表的Ulm School,後來由Hans Hillmann引導的Kassel School,然後是Kieser、Rambow等為代表的攝影蒙太奇手法的設計風格,Uwe Loesch的Typo風格等都代表德國不同時期的設計。「這些都是精通設計歷史、不願意墨守成規的平面設計師:包豪斯是從繪畫中獨立出來的,Ulm學院把設計提煉到簡約,Kassel學院派的海報又以藝術作為主要的創作泉源,這些設計師都是時代的先鋒,他們也是勇敢的革新者。」在這裡,不同的風格、理論、流派也能並列存在,德國社會的包容度很大,設計師會獨立思考、實驗原創,這是德國設計的最大特點。

    相比德國源遠流長的設計歷史,中國的平面設計歷史很年輕。先受港台、再受日本、歐洲平面設計的影響,獨立的中國平面設計還沒有形成,因為國內美術教育不重視培養學生的文化內涵,許多設計師只注重專業訓練,不重視文化理論的學習,導致設計發展緩慢。 「中國的優勢在於其市場容量大,能包容實驗性的設計,只要中國平面設計和哲學、美術理論等結合好,中國平面設計就能在國際舞台書寫自己的歷史。」

    何見平現正在香港舉辦「De Sein:從戰後到現代德國平面設計」展,這個展覽強調的便是設計歷史,他梳理德國戰後的平面設計歷史,講述Bauhaus在戰前的發展,二戰後它成為世界公認的設計理念,這麼有名的理念理應成為德國平面設計的包袱,但德國卻沒有沉迷於Bauhaus,設計師勇敢地越過Bauhaus的理念,結合現代工業,與時俱進,一直走在前列,成為世界平面設計重要的組成部分。他在展覽展示德國工業設計(如Benz、SIMENS)、文化藝術設計、政治和社會公益等設計案例,以歷史作為線索,盼望內地、香港多關注設計歷史,梳理出自己的設計歷史,這將有利中港的平面設計發展。


    香港學生可以嘗試更多

    歐亞設計如此不同,香港處於夾縫中,這個東西合璧的城市的設計發展亦深受大眾關注。何見平在香港理 工大學教書,看到了香港有別於中德的設計氛圍,香港在設計上遵循商業模式,以發揮商業能量為主。它不受設計史、藝術史、本土文化等因素束縛,在設計創作上發揮了更大的包容性,這種包容的力量,令香港以商業為核心從而形成自我的文化沉澱。「靳埭強受中國傳統繪畫、人文思想影響,以水墨、書法為表現手段;陳幼堅融匯中西的設計作品;石漢瑞以西方文化為核心思想的設計,三種風格同時並存,這便是香港設計的獨特之處。」

    香港設計有其魅力,然而始終不能走得更遠,歸根到底是年輕一代的設計師一直停留在原地,不敢去作更多的嘗試。何見平指出香港學生很用功,設計質量、個人修養和語言優勢都很明顯,但很多學生畢業了便留在香港找份工作,哪怕這份工作實際上離設計行業很遠, 也覺得可以將就。「我在課堂上鼓勵他們,為甚麼你們不去內地,和他們競爭一下,中國那麼大,肯定有更適合香港的機會。只要有30%學生響應,香港的設計環境就不會那麼『同類競爭』了,設計師也會更有自信。」

    另外,何見平亦希望香港可以多一些「不成熟」的設計,亦即是實驗設計。這類設計可能外表看起來比較粗糙,不具「設計感」,但卻具備原創性、探索性、實驗性等元素,比一個完美乾淨但設計意識上模仿別人的設計作品更難能可貴。


    設計師應承擔社會責任

    「設計不一定是乾乾淨淨、完美無瑕或專為富人訂做嫁衣似的。設計也可以不修邊幅、也可以思想深刻, 更可以是為窮人、弱者發聲,為遊行示威打造鋒刃的行為。」何見平認為設計師亦必須肩負社會責任,應該有為窮人、弱勢社群而做的設計。

    「平面設計師經常抱怨社會對設計師地位不夠重視,我覺得很多設計師其實自己也應該承擔一些責任。尊重不是單方面給予的,我們從事設計工作,設計師很多時被客戶引導,作品很容易偏向客戶,彷彿設計師便是他們的形象打造者,慢慢培養了習慣性思維,那就是客 戶至上,設計被批評過於浪費、誇張,更糟糕的是設計師漸漸忘記自己的正義感、自己應該承擔的社會責任,你如何能怪設計師不被社會尊重。所以設計師不能樹立 『為富作倀』的形象。」
     
    一個社會應該多元化發展,平面設計也如是。德國在希特勒專權時,有John Heartfield的抗議海報,今天也有Klaus Steack的政治海報。「我覺得,不論內地還是香港,都應該有這樣的平面設計師。」

     

    版权归属 hesign,转载必须注目出处
    copyright hesign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