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3-21

    Berlin / March, 2012 / 德国历史博物馆将失去最珍贵的海报收藏

    2012年3月16日从Karlsruhe高院传来的消息,无疑给柏林的德国历史博物馆沉重一击,馆藏50多年的4300多件海报收藏,被誉为“专业世界的神话”,“早期流行主义最有价值的艺术海报收藏”,将判为美国人Peter Sachs拥有,即日将从馆内迁出。

    在目前德国知识分子眼中不能接受的原因,也显而易见,这4300件海报,清一色的德语内容,德国商业品牌,许多品牌今天还是德国知名品牌,也是市场上的高档消费品。海报艺术家不但是清一色的德国人,Edmund Edel,Thomas Theodor Heine,Ludwig Hohlwein,Lucian Bernhard, Jupp Wiertz, Ernst Deutsch,Käthe Kollwitz…等一长溜的艺术家名字,已经串成了完整的德国实用美术历史,为什么现在要被美国人拿走,德国人的情感都不能接受。

    又是和纳粹历史相连。这些德国海报最早的收藏家,Hans Sachs,1881年出生,在Breslau出生,1900年举家搬迁至柏林,开始自己的牙医职业生涯,并马上称为富裕社会中的一员,结交了许多文化名人和艺术家。同时他开始被海报的魅力吸引,开始痴迷于这项结合了当代艺术和科技,并为时尚生活代言的艺术形式。1905年,他甚至组织了一个“海报之友”协会,决心完整收藏德国海报,这一在当时的全新媒介。所有在德国实用美术历史上有名的艺术家,几乎无一例外,作品都被Hans Sachs收藏,同时从Edmund Edel到Thomas Theodor Heine等海报艺术家都是他的座上之宾。到1926年,他在柏林郊外Niklaus湖边,建造自己别墅时,也同时设计了一个私人的“实用图形博物馆”,当时他已经收集了一万两千多件德国海报作品。

    但是1938年,Hans Sachs作为犹太人被拘捕,在Sachsenhausen集中营被关押20天后,因为得到美国移民许可,和第二任太太,及当时1岁的儿子Peter Sachs逃离了德国,转道到了纽约。Hans Sachs是个非常坚强的人,他几乎身无分文逃离了德国,更无法带走自己辛爱的海报收藏。但在纽约,他还是想尽方法,辛勤创业,做后又挂牌牙医诊所。1974年在美国去世。

    Sachs家族逃离柏林后,他们在柏林的别墅曾遭到偷窃,这批海报辗转移交到历史博物馆时(Depot des Ost Berlin Zeughauses当时叫东柏林公证处),已经是破损严重,面目全非了。一直到1963年,才投资了22,5万马克,选择修复了4300件作品,其余的不是破损太严重就是失窃,大部分不复存在了。但是无论在东柏林时代,还是后来墙倒后统一的德国历史博物馆时代,这批海报一直被署名为“Sachs收藏”,其实法定拥有人一直也是Hans Sachs。

    2006年,德国历史博物馆收到Peter Sachs委托柏林律师Matthias Druba的诉讼状时,当时是非常惊讶的。对历史博物馆而言,这个惊讶自有它的理由。德国在二战后,1949年颁布法律,所有犹太受害者,都能在1950年6月30日前,向德国递交战争期间财产的破坏赔偿。但是没有收到Sachs家族的赔偿申明。现在这份要求德国历史博物馆归还Hans Sachs海报收藏的诉讼状,分歧在于,由谁来支付这50多年来的文物修费费用,和高昂的保险费用?这笔费用,被按最低估算为4百万欧元。双方都知道,因为历史博物馆对这批海报的学术研究,和多次的专业展览(Rene Grohnert,现任德国海报博物馆馆长,在他担任德国历史博物馆馆长时,曾以“Kommerz!”为题做过一个Sachs海报收藏专题展,这是最有学术价值的一次展览。),使这批海报的声名远播了,难以估量现有的价值。但是Peter Sachs按美德两国签订的《华盛顿条约》为依据,坚持了多年的律师大战,最终还是他获胜,按现状讨回这4300件,明显市场价值会因为这个官司更加速增加的海报收藏。这也是《华盛顿条约》签订以来,第一例,拖延那么后的,纳粹艺术归属官司。

    遇到纳粹问题的国际官司,德国从来没有不失败的。

    从海报,又谈到了政治。
    也罢,在2个政治提问中结束这段文章:
    1.“让我们也建设一个中国海报博物馆吧,富裕的中国政府!”
    2. “那么多欧洲博物馆中保存的历代中国珍宝,大都是侵略战争中流露到海外的吧?有没有哪个伟大律师能帮忙,令之重回故国啊?”


    2012年3月18日柏林



    Louis Schmidt: AEG - (1888) - 彩色石版,     84.8 x 54 cm



    Ernst Zoberbier: "青年-慕尼黑艺术和生活插画周刊 (注:青年风格代表杂志)"(1896) - 彩色石版-63 x 48.4 cm



    Thomas Theodor Heine:"Simplicissimus" - (1897) - 彩色石版, 74 x 96.5 cm



    Lucian Bernhard: "Stiller"- (1908) - 彩色石版,  69 x 94 cm



    Ludwig Hohlwein:"Marco-Polo-Tee" - (1910) -彩色石版, 109.5 x 75 cm

     

    版权归属 hesign,转载必须注目出处
    copyright hesign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