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25

    Berlin / May 2009 / 6+6=12

    6+6
    第一次坐華航去台北,原來飛行路線卻是一路向南,要比前幾次的航線多一個小時。政治也不只有秀,
    還能延年益壽。

    6+6這個展覽由遊明龍倡議,原本要做成“母語”系列,和上次Reza的伊朗有一個延續。後來因為6位台
    灣設計師和6位德國設計師的人數,使6+6的稱呼慢慢涵蓋了原來“母語”的主題。最經典的是6+6被八郞
    串解為兩盒六瓶裝的台灣啤酒,變得豁然生動起來。

    我原本邀請到Fons, Gerwin, Henning, Uwe 和Rambow參加,後來台北朋友找到中正紀念堂來舉辦這
    次展覽,Gunter來信推辭,理由是不想自己的展覽在一個政治場所舉辦。也算是政治的旁效,但選擇是
    自由的,尊重Gunter,邀請Gunter Karl Boese,另一個Gunter參加。我倒喜歡政治,因為這個特殊
    的展出場所和Gunter的意外,我創作了一件新的作品«愛相隨»,這樣解釋這件作品:Love is to be
    tolerated, and trust. 愛是一種發乎於生物內心的情感。因此漢字的“愛”字在構造上也在字的中心鑲嵌
    了“心”字。中國人的性格是含蓄,总较少说到“爱”,但愛是溝通和理解的最好表達。1949年後大陸台灣
    長期政治對立,今天所幸一切都將成為歷史,從三通到兩岸相互開放直航。愛是達成這一現狀的最大力
    量,同根共源的母語之愛強大於任何政治法令。


    和Fons同去台北,一路上他念叨他最想去的是“綠島溫泉”,不俓無語,他又怎能了解綠島的過去呢?卻
    當成泡溫泉的渡假勝地。我想起遊明龍的作品«火燒島»,他這件我除了«影»外第二喜歡的海報,裡面
    一個個名字也在慢慢被忘卻。沒有悲傷勇氣抗爭,哪會有今天的自由呢?忘卻也是好的,如果能一直擁
    有自由。80年代前的台灣文人作家幾乎都和政治有關,殷海光雷震李敖柏楊陳映真包括後來成為台北
    文化局長的龍應台等。不但讓我從哲學文學慢慢了解台灣的政治,更讓我欣賞台灣文化人“雖千萬人吾
    往矣”的文人武相。大陸文人在初嘗商海甜蜜後,卻盡情仰泳蛙泳蝴蝶泳用全部才智沈浸其中。為政治
    自由寫作,為平民呼籲,為真理執筆的人是進不了文壇的。一邊是無邊無際孤單的禁錮,一邊是肥頭大
    耳金錢美女鮮花掌聲,天平自然傾斜。物質和表面的繁華輕易擊倒良心,誰為貧窮者受欺者無教育者說
    話?魯迅文學獎的獲得者最應該慶幸魯迅不會復活過來,這個說過“忘了我”的人知道自己的清醒不屬於
    這個民族。

    6位台灣設計師出資出力促成這個展覽,思考6+6這樣形式的展覽,幾個設計師的力量微不足道。肯定
    是一個文化活動,但這樣的文化活動是否有足夠的社會意義?作為設計師我還是感歎,設計並沒有足夠
    的社會能量,設計師也遠沒有自己想像那麼重要。個體設計師也許能提升自己的物資生活,卻不能對社
    會環境造成影響。希望我能做些更有社會意義的工作。

    記住台北師大青田街永福橋金門高粱台灣啤酒敦化誠品西門町情婦與鯨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四日柏林

     

    版权归属 hesign,转载必须注目出处
    copyright hesign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