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31

    Berlin / January 2009 / 2009與設計向前行-田中一光

    Ikko Tanaka v.s Text

    紀健龍君出版的新書«與設計向前行──田中一光»,是一本整理設計文字的書,在設計界這樣的書少,中文的更少。他解釋他的出版理念是“希望好書不寂寞,好的設計觀念,思考,華人都能參考細想”。但願買書裝點書櫃的設計師能理解他的這番心思。他當初邀請我寫序,我回憶起我對田中一光作品本身的感受,我3次去他同一展覽揣摩原作的經歷。但我也只是喜歡他作品後期的那個部分,覺得他的設計歷程也是一個日本--歐洲--日本的回歸歷程,這個回歸有類似佛家“黃龍三關”的修煉。2001年我在東京看到田中一光的“Shiseido共生”系列時,這個感觸特別強烈。
    但是我沒有想到紀健龍君邀請那麼多設計師名人來寫文字介紹,這些位袞袞諸公更多可能連我一知半解田中一光也沒達到,很多捧場文章讀來錯誤諸多。但是最後一個王序,Javin和靳叔的Interview還是很有意義的,值得細讀。

    /////////////////////////////////////////////////

    二零零零田中一光包豪斯紀健龍序

    田中一光,我用鉛筆寫下這個僧侶般的名字,思緒即刻回到了八年前。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六日。那是一個暑假的傍晚,下午六點,光線還那樣明亮,提升著視線。天藍得清晰,是標準的柏林夏末好天氣。我踩著單車,從大學教室出來,穿過彌漫著打擊樂的紀念廣場,穿過夏日晴天下五顏六色悠閒的面孔,穿過Spree河邊摩肩接踵的散步人流......CDU黨部船形大樓的對面,精緻狹小的包豪斯檔案博物館(Bauhaus Archiv Museum)內,田中一光的個展開幕式在安靜中舉行。

    同樣安靜的田中一光笑眯眯地站著,身後是他的海報“Mr.B”和“Nihon Buyo”,這個中型的展覽陳列了田中一光近50年職業生涯的精選作品,分為海報和書籍兩大主題。親歷親為的田中一光為這個展覽親自布展了展場,設計了畫冊和海報。

    作為第一個在這個博物館被展出的亞洲設計師,時任柏林博物館長和包豪斯檔案博物館館長的Peter Hahn博士,對獲此殊榮的田中一光極為推崇:“田中的多個作品中,流露出茶道般的美感,書法聯接了圖形,令驚喜在他的設計中無法掩飾。(1)”從歐洲人的視點Peter Hahn發現了田中一光作品中明顯不同於歐洲設計的視覺元素,但在田中一光的心深處,這個在世界上收藏最多包豪斯文件的博物館的個展,對己明顯有其他的意義。田中一光對包豪斯的淵源和理解,對他設計作品早有內在影響。他在«一個人的發想之旅»一文中曾提及他設計“HANAE MORI”企業時的蝴蝶形象:
    “剛好在那個時期,我正著手進行康定斯基的海報。那時腦子裡面思考著,如果將康定斯基當成蝴蝶看待的話不知道會怎樣?所以就試著將蝴蝶原本含有的曲線意象以直線來加以描繪。雖然將HANAE MORI和康定斯基做連結是沒有什麼理由的,但是我從康定斯基那裡獲得了從沒想過的靈感。”
    可見田中一光對包豪斯設計理解已經融合進了他的設計。實際上,在他的作品“Nihon Buyo”、“Print”、“Communication & Print”、“第一回國民文化節”等作品中,除圖形創意外的圖形構造、色彩應用、比例和對點線面的理解,和Herbert Bayer的構成,Jan Tschichold的編排, Oskar Schlemmer的色彩都有些呼應的韻律。“TORU TAKEMITSU, Music Today”和前面提到的“HANAE MORI”一樣,有康定斯基線條抽象成直線化的表現。

    但是田中一光對包豪斯的理解不同於Bruno Monguzzi在包豪斯傳統上進行時代化和科技化的創造延續。田中一光在理解包豪斯設計原則外,還嘗試把包豪斯的設計元素,諸如比例、色彩、結構佈局和點線面的經營等,揉合進日本的傳統視覺圖形來進行調和試驗。這個混合大餐,雖然很多人也有想到,但是由於對國際化設計語言的把握、日本本土文化的理解力、對歷史和史論的精通等種種限制,使成功本身高置於苦難巔峰,視力不至。田中一光的這個實驗成就,使他到達一個他的前輩原弘、河野鷹思、龜昌雄策和早川良雄等沒有到達的空間。一種令日本設計更國際化表露的風格,同時因為他在國際化圖形家族中的日本元素揉合,日本風格更明顯更引人入勝了。八十年代日本商業的國際化市場推廣成功,ISSEY MIYAKE、SHISAIDO、EXPO等品牌和項目為世人熟知,時代的契機也助了田中一光開闢一個新的專業領域。

    “田中一光是個從不重複的人。(2)”正是這些探索性的實驗精神,保持了田中一光從不重複自我的風格。這也是日本民族應該被尊敬的一面。日本文化對歐美文化的鍾情接受背後,難能可貴的是融入個性和民族化改造。猶如設計界,設計師各自尋找符合自己風格特色的方向,絕對杜絕和同行相似的風格。真正做到了百花齊放。

    我把田中一光作品的總體面貌描述為:一種透露日本清新美感的平易近人的國際化設計風格。在他的作品中到處能找到美的閃光,但那是一種不耀人目眩的光芒,就像他的設計創意一樣,它不偏激,不晦澀。它泱泱大度,處處顯示對設計主題的理解,圖形主動尋找和公眾的溝通。這種平易近人的圖形創造背後,是田中一光對理論和歷史的通徹把握。Chermayeff曾說過:“對歷史的知識和本土圖形的了解,令田中一光有了駕駑平面和空間的感覺,令每個作品為之存在。(3)”許多田中一光的作品也運用了書法元素,透過揮毫一筆的表面,是田中一光對主題本身的歷史認知,他總是能抓住認知這個原點。深知他的日本東京大學高階秀爾教授評論道:在日本文化傳統的創意之下,不只是他大師手筆的基礎形體塑造,而是他對歷史遺產的理解。(4)”

    試驗性的探索、追求自我的風格和對史論的重視。三個值得推薦給中國設計師的觀念。

    二零零二年一月十日,田中一光猝逝,令眾多設計師扼腕。冥冥中似乎有天意,三天前他剛於原研哉深泽直人移交了無印良品的設計事務。當時許多設計師自發創作紀念他的海報,我願以這篇短文的形式來紀念這位設計前輩。

    回到冰天雪地的加拿大。紀健龍君,我素未謀面的朋友,聖誕前他從溫哥華來信邀我為他的新書作序文。在人人習慣讀圖,追求畫面表面感官的喧囂時代,還有他默默耕耘設計文字,這本身就值得令我尊敬。祝願他成就無限。

    是為序

    何見平二零零九年一月十日漫天大雪柏林

    (1)Peter Hahn,  «Foreword» of «Ikko Tanaka Graphik Design aus Japan», P7, Bauhaus-Archiv/Museum fuer Gestaltung, 2000.
    (2)(3)Ivan Chermayeff,  «Ikko Tanaka Graphic Master», P9, Phaidon Press, 1997.
    (4)Shuji Takashina,  «Ikko Tanaka and Ideals in Japanese Culture» of «Ikko Tanaka Graphik Design aus Japan», P14, Bauhaus-Archiv/Museum fuer Gestaltung, 2000.


    /////////////////////////////////////////////////

    Ps.Photo by Chi, Chien-Lung
    ©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归属 hesign,转载必须注目出处
    copyright hesign

    分享到:

    评论

  • 我喜欢的伟大设计师~ 读过设计的觉醒 对设计和人生的态度 和对本国后起之秀培养的贡献 难人匹敌 相当敬佩~ 不仅仅是一个伟大的设计师 更是所有设计届教师的典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