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7-22

    Berlin / July 2009 / Heinz Edelmann

    下午接到Niklaus的email, 告訴我Heinz Edelmann今早去世的消息。排在幾十條emails里的這個信息,和其他emails一樣由虛擬的數據組成文字信息,沒有情感情緒,平靜冷靜地在躺電腦里,只是忠實承擔傳輸信息的任務。有幾分鐘我的思緒在尋找記憶里的Heinz Edelmann圖片,我盯著閱讀視頻的眼睛慢慢疲倦疲倦...心中的遺憾加劇加劇...

    1998年,我第一次作品入選國際競賽,那年的春末在法國的Chaumont,那件作品是為柏林藝術大學做的«alles Viola»(盡是小提琴),一個音樂會的海報。我彷彿今天還能聞到那時激動的氣味,我坐便宜的夜間區間車,費盡疲倦輾轉到Chaumont這個小鎮,還只是清晨,我在這個安靜的小鎮轉了幾十圈後終於捱到下午Opening,在那個下午,我第一次認識Heinz Edelmann,那年他到Chaumont,Alain Weil請他擔任國際評委的主席。很喜歡歐洲相互尊重眾身平等的氣氛。他也絲毫沒有身為前輩的距離,在那麼多的法語聲音里,64歲的國際評委主席為24歲的無名小子翻譯,為我介紹組委會和設計師認識。第一次進設計師交流圈,發生的雖然不能說影響終身,但也是記憶深刻,至少教我時時記得,要尊重比你年輕的人。這點無疑我收益於Heinz Edelmann。

    兩年後,在千禧年的華沙海報雙年展上,我又遇到了Edelmann,他還是國際評委,和Paula Scher, Ralph一起,他穿得和在Chaumont一樣,還是那樣安靜地站著。他已經不再認識我了,20分鐘後,他才回憶起兩年前的免費翻譯工作。開幕式上,人山人海,我注意到他還是平靜沈默,躲在右邊一角,和其他誇張的設計師們一起,他隱身了。

    去年2008年,認識Edelmann十年後了,因為Melk的“設計師頭像”展覽項目,我再次聯繫Edelmann,希望他能寄一張他的作品來參加展覽。他的語氣還是那樣平靜:“....也許,讓一個新的年輕人進來,讓他取代我,是不是會更合適?...而我,願意退出了...”。他輕聲細語尤今歷歷在“耳”。

    Heinz Edelmann出生於1934年,他安靜專注,默默工作,從工作中享受他的設計樂趣,除了德國設計圈里的一部分,更多人沒有聽說過這個50年代末就開始投身設計的前輩。從50年代畢業於杜塞爾多夫美術學院後,他就開始自己自由設計師的職業生涯,67/68年是因為擔任披頭士電影«黃色潛水艇»的設計藝術總監而成名,有大量插圖,書籍(特別是兒童書)和海報佳作面世,曾長期為西德廣播電台(WDR)設計音樂頻道的海報和書籍,曾出版過«書之書»,«Direct access»(我曾經送這本書給韓緒)兩本自己的設計和插畫作品集,1999年從斯圖加特國立美院的設計教授位置上退休下來後,徹底淡出設計舞台,今天早上很遺憾去世了。

    這個喧囂的今天,彷彿自己不發聲就不能令其他人注意到自己。沈默安靜專注事業的人還會得到尊敬嗎?我只想用今夜的時間寫下這段小文,以我的形式紀念這位我並不非常熟悉的設計師。

    7月21晚柏林有雨

    Photo by Melk Imboden


    Heinz Edelmann in Chaumont 1998
    Photo by René Wanner


    Heinz Edelmann in Warsawa 2000

     


     

    版权归属 hesign,转载必须注目出处
    copyright hesign

    分享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