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8-31

    Berlin / August 2010 / 聶永真「Re_沒有代表作」

    柏林六月二十九日下午二十點十五分; 持久長日的夏夜,帶來當日色彩最濃鬱的時刻,西降的太陽雖然不再擁有最明亮的光線,但大筆使用的金黃、湖藍、瑰紅、墨綠, 不盡吝惜地鋪灑在雲層、房舍和城市的街道上,也塗抹在我工作室前的梧桐、橡樹和菩提樹上。透過窗子看出去,方正的畫面中色相迥異,色調濃烈,大面積暗色又令色相迥異的色調和諧,靜止時仿佛在隱喻這個城市的富足、小資、優雅、唯美和文化趣味的氣質。 這樣的城市氣息在聶永真的設計中也處處閃動著。

    認識聶永真的設計至少在三年之前,近年雖然我們有過出版和展覽的合作,但我至今沒有和他真實相遇。在現今,網絡融合進個人癖好和平常生活的環境中,不見面並不防礙我對聶永真作品的瞭解(雖然我也對將在8月初的見面心懷期待,我時時把他 想象成一個酷酷的、有些害羞、但衣著時尚、高高瘦瘦的俊美文藝青年)。

    每個時間段都有流行文化的圖形代言人。我出生於73年,在90年代初我狂野的大學時代,瘋亂地喜歡羅大佑的音樂,和聶永真一樣,同是台北的設計師李明道 (當然他也是一位現代藝術家),他為羅大佑設計的音樂圖形,曾引導我選擇音樂的聆聽,雖然那時更多是盒式的卡帶而已,今日看來猶如古董文物,當年幾乎榨取我所有的現金,因為浸透我的青春而記憶恆久。聶永真為大量音樂唱片時尚小說創作平面設計,他是80年代到90年代出生的這個時間段裡大眾流行音樂的圖形代理人,莫文蔚、李玖哲、周杰倫、王若琳、五月天、黃立行、蕭敬騰、王力宏、江美琪、張惠妹、林俊傑…… 在他設計客戶中長長的歌星名單裡,可以清晰感受他是流行文化的擁簇者,他引導了這些年青大眾的審美取向,給流行音樂和時尚文化找到消費人群,為他們提供從音樂中感受到的、同樣氣質的圖形語言。

    在聶永真的設計中可以感受到他和攝影師、企划人員的通力合作特徵。唱片的設計受到市場企划的全面影響,在圖片的構成、服飾、色調、道具上,企划的痕跡深刻,平面設計師的影響成為從屬。但聶永真的成功在於他對文字敏銳的構成和重組,非常和諧地融入攝影圖片中,並為這些圖片提供了更有現代都市感的氣質;更有細膩情感、更有年輕視點的氣質。看得出來,他的時間不多,太多作品受到時間急促的限制。他的處理也是熟練敏感地匆匆幾刀,就把一些電腦的現存文字創造為唯一個性,融合攝影圖片,匹配俊男靚女,又帶有青春氣息,不再單調陳腐,不再千篇一律,儼然是時尚前沿的先鋒。把這些圖片和文字營造了一個有中等合適溫度、能填補空虛、驅趕孤單的都市文藝青年所擁有的私 有品的特徵。他們較之社會大眾有明顯的審美優勢,他們大都美麗,甚至有時有些過於華麗的嫌疑。哪怕有些刻意的塗鴉和折痕懷舊,但它們決不臟不亂不古典,在米色無木有體溫手感的厚紙張下,帶有平面設計的印刷品是溫暖的,是不鋒利的,它們令你一見傾心,頓起“帶回家”之意。聶永真的設計大都是可以讓你收為私有藏品的,這些私有藏品裡,他大都為你安排了每個細節,為你預備了每個驚喜。

    而我更偏愛聶永真的文字。他的文字相比他的設計更輕鬆、更率直。他的文字中沒有時間的壓力,反而他的文字是他擁有時間的產物。聶永真那麼年輕,他的設計肯定會有進步,我在閱讀他的文字時,我更堅信自己的判斷。一個有思想的人,能用文字表達和記錄的人,是各行各業的成功基礎。

    聶永真的文章,先用小號的字體,過濾了那些他不想要讓他們閱讀到自己文字的人(讓我甚至回憶到年幼時不想讓父母閱讀到日記而設置的圈套)。但為存心閱讀的 人,他預備了從容優雅的Layout。華康中等線體的中文和DIN的英文字體選擇,是視覺經典和從容,內容洋洋灑灑,從愛情隱語、大學叛逆到設計歷程都有 涉及。他文字中紀錄的設計心理和從大學到專業生活的心得、細節、感嘆和痛苦等,這些文字大都令我得到共鳴。儘管他說:“你不是我你怎麼會知道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不知道你知道我是甘於沈溺還是崇拜未知”。

    聶永真選擇《沒有代表作》作為他文章和平面設計的專輯書名,我所理解,他對自己現有的設計作品還遠未滿意,他期待的更好的作品還未來到,雖然他已是才蓋京華的設計師了。我期待他的設計代表作的來到。


    何見平二零一零年夏夜柏林一氣之作卻忘了觀看WM的西班牙對決葡萄牙,大憾中。

     

    版权归属 hesign,转载必须注目出处
    copyright hesign

    分享到:

    评论

  • 喜欢麦兜他妈的纸包鸡鸡包纸包鸡包纸包鸡........
  • 喜欢聶永真的作品
    你不是我你怎麼會知道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我不知道你知道我是甘於沈溺還是崇拜未知”。
    让我想起了麦兜他妈的纸包鸡鸡包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