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2-10

    Berlin / December 03-05, 2010 / VOCO DESIGN FEST Würzburg

    12月3日
    為了Magdalena策劃的這個VOCO設計節,我專門從HK飛到柏林,不倒時差又坐ICE5小時,要趕到WÜrzburg,一路上冰天雪地,HK25度,德國卻是零下15度,大雪連著下了一天一晚,車窗外,平原在白色無窮無盡處連綿,從普魯士區趕去巴伐利亞平原,我心中還在忐忑沒有準備完整的演講材料,要德文演講90分鐘,真不知為甚麼要設計那麼長的演講?!氣溫越來越低,大雪越來越厚,卻在Fulda被滯留了,幾乎每趟列車都被延誤了,30分鐘的寒凍考驗身體後,又被投進暖氣車廂中。
    Christoph來接我,一個一年級的攝影學生,遇見Mario和我同來自柏林,一到就被送進VOCO現場,不管我又累又餓又冷,Dr. Chritian Bauer在台上講得洋洋灑灑,我在下面左盼右顧,沒有找到茶點,卻找到了Reza的大鬍子,他的擁抱也是有氣無力,和我一樣,他也飢寒交迫,德國人民就是這樣敬業,只知中心,不知兼顧,這樣的機器文化,如何能成就軟文化?
    身邊的人越來越多,Jung und Wenig, Alex Jordan, Antik Torxler... Frédéric,Pierre的早年助手,從巴黎來… 幾乎都有一樣的願望-找到一個飯店,全世界只有在德國,組織單位不考慮這些問題,在一個專業活動中,我們也是早習慣了這些。離開這個進門處展出NY TDC的現場。找到一個意大利餐廳,我的HK時間令我咬著Pizza睡去。

    12月4日
    今天是六場演講,從8:30就開始,我的專場和Reza一起,要在下午,我起床吃過早餐,開始做些工作:回信、和杭州公司交代工作、準備下午的演講…
    10:30我步行去Würzburg大學,這個被洛可可籠罩的城市,古老安寧,回復了二戰被炸的創傷,幾乎見不到戰爭的痕跡,雖然二戰時,受到盟軍幾乎僅次於Dresden的轟炸。山坡上成片成片,像機器般整齊耕耘出來的葡萄山,慢慢被大雪覆蓋得只剩下淺淺的黑色溝壑,Residenz宮殿前的噴水池被整個凍住,一條條的水痕被靜止、被凍結。我在人跡稀少的城市慢慢跎著,感受寒冷帶來的清醒,胡亂想著設計。
    Magda一見我,就給我一個擁抱+親吻,她可能以為我不會出現而著急了,她不再是我工作室時那個才涉設計的女孩了,看著她越來越專業,工作也越來越完美,我感到開心。遇見Stuttgart來的Caro, 她受Stuttgart市一個電台委託來採訪我,協調約在WÜrzburg大學採訪之後,我們還有一些攝影的任務。我的注意力被Mario的演講吸引,他在柏林被時裝、Live Stlye的客戶青睞,這次他演講展示的是他案例的一些圖片和電影,我注意到他越來越嚴肅,解釋越來越少,觀眾幾乎安靜聽完他的演講,然後準時鼓掌。“不要這樣…”我對自己默默說,我得改變一些我的準備,我做了決定。
    在吃完中飯(在學生食堂)後,我開始接受Caro和WÜrzburg大學媒體的採訪,兩個採訪完全不同,WÜrzburg大學媒體(雜誌)的採訪,由一男一女兩個戴眼鏡的年輕學生負責,他們準備了很久,一開始談話,我就知道他們已經把我的網站研究得非常透徹,可能比我的助手俞林(她負責網頁)還要熟悉我的網頁,問題也深刻於他們的年齡,我收起疏忽的心態,正經開始回答。問題主要是關於:兩種文化背景下的設計存在狀態是否符合這個全球化時代;它的存在時間預測;設計師在藝術領域的游弋是否只為藝術帶來新的可能,無益於設計;設計在新科技優勢下,地域的特徵和優劣何在… 這兩位學生答應我,會提供我一個完整文字版的Interview,我會再次專門把這個文字採訪稿發表出來。

    Caro的採訪,全程錄音,因為是電台,我說得比較慢,也比較保守。問題涉及獵奇,為甚麼來德國;文化差異;經濟對設計的影響;柏林的包容等等。我也再選時間發表這個對話。

    攝影師是俄裔德國人Vladimir,他給我看了一些他的作品,我比較喜歡他的人物攝影……

    16點,我的演講時間到了,在我前面的是荷蘭設計師Daniel,他的演講從Wikipadia開始,陳述設計的數據和時下標誌的特徵等,我觀察他和觀眾間幾乎沒有互動,我更堅定自己演講形式的改變。

    我和Reza被分配在“Exoten"這個命題中演講,"Exoten"這個詞在德文中有“異域風情”的意思,可能是我們設計語言和文化背景引發的吧。我不管它的內涵,設計就是設計,就那麼簡單,對我設計除了求生自立,還因為它令我快樂,我的理論引起大量的掌聲。當我再加上一句玩笑,“我不知道我的設計是否Exoten,但我向各位保證,今天我演講的德文保證是Exoten的”,下面瘋狂大笑了,我知道我操縱這些觀眾的情緒了,我開始輕鬆闡述我的設計歷程、設計案例、環境變遷、工作情緒等,觀眾給足我面子,幾乎10分鐘一陣掌聲,在講述楊福東“天上天上,茉莉茉莉”圖片變形案例時,觀眾開始亂了,開始全場起立鼓掌,他們給了我演講至今最大的榮耀,Christian多次提示也沒有停息,觀眾的反應出乎我的意料,他們明顯成就我成了今日的焦點…… 我從來沒有做過這樣融洽,和諧和熱情的演講,我想任何事情都是需要統籌的,要縱觀全局,要與眾不同,要獨行特立。我其實學到的喜悅多過榮耀。下台前Nolte教授終於放下她嚴肅的表情,抱住了我,香水味衝進我的鼻子…

    Reza的演講,重新回歸理性,回歸理論,我意外他的理論,原來也是那樣亢長和嚴肅。在演講現場很開心遇到Armin專門從Dortmund趕來,他是我柏林藝大求學時的攝影老師,現在是Dortmund大學的設計教授;Markus帶學生從Leipzig來參加活動, Claudius和女朋友從Essen來參加。Alex Jordan,認識他8年了,第一次表揚我今天的表現,他說“非常感動”是對我極大的褒奬…...


    12月5日
    又把自己投進大雪中,在轉車、延誤、等待和沿途一覽無遺的雪原中回柏林。

    更多信息请浏览:www.voco-designfest.com

     




    Residenzhaus out


    Residenzhaus in





    56th NY TDC 1


    56th NY TDC 2


    56th NY TDC 3
    Photography by Johannes Schnoes



    Mag Show 1
    Photography by Waldemar Salesski



    Mag Show 2
    Photography by Waldemar Salesski



    Photography by Waldemar Salesski


    Magdalene & Seb.


    Dr.Christian Bauer / Germany


    Alex Jordan / NOUS TRAVAILLONS ENSEMBLE / France
    Photography by Andreas Drosdz



    Mario Lombardo / Berlin Germany
    Photography by Andreas Drosdz



    Frederic Teschner / France
    Photography by Alexandra Bayer



    Daniel Van Der Velden / Metahaven / The Netherland
    Photography by Yasemin Ikibas



    Jianping He / Germany
    Photography by Yasemin Ikibas



    Reza Abedini / Iran
    Photography by Yasemin Ikibas

     

    版权归属 hesign,转载必须注目出处
    copyright hesign

     

    分享到:

    评论

  • 好像去国外多看看
  • 杭州也下起鹅毛大雪了~~~~~~
  • 小樹長的太有愛了